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our

已婚勿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死局  

2011-08-29 13:24:10|  分类: 女人的香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死局 - 小楠姐 - sour

爱过,结局不重要?你信吗?幸福中离开也是幸福?你信吗?狠心离开不如放任去爱?你信吗?

任性去爱只剩下伤害?你说是吧?幸福中离开就是失去?你说是吧?爱过,才想要得到结局?你说是吧?

 

不幸,或者更不幸

惠媛说,我熬了30年就是为了等待这样一个男人出现?李妍在不知道要怎样去接话。30年,遇到一个愿意和自己结婚的男人,是好事还是坏事,没有人知道。那么,用最后四个月的生命来遇到一个那样的男人出现,是好事还是坏事,有没有人知道?所有所有,我一直相信,都是有时限的。相爱,结婚,怀孕,没有先后,亦没有对比。你为了家庭琐事烦恼不已的时候,有个女人为了不能遭遇这些琐事哭到泣不成声。只要有时间,什么都可以改变,她没有时间了,就这一点,即使她什么都比你好,你都可以去同情她。

 

虚伪,或者更虚伪

李妍在见到任世景。说我希望你们有一个像姜智旭的儿女。任世景一脸惊讶,她不错,去掉有钱人家的霸道,她真的不错。没有对姜智旭说出李妍在可能是报复的想法,我愿意说她不错。或者,她曾经以为,姜智旭和李妍在,是她妒忌的爱情,现在看来,不过是一段虚伪。男人为了钱,女人为了气,什么借口都可以披上爱情的外衣,真是个不错的理由。她没有看出来李妍在的特别,我不怪她,有了最初的印象,了解是件困难的事情,就算她有兴趣,李妍在也没有时间。不需要托付姜智旭的未来,托付给这个女人,只是希望所有事情都可以回到最初,回到还没有那么爱的最初。李妍在真虚伪,明明发生的事情,怎么可能回到没有发生的最初。若是可以那样,回到没有患病的最初不是更好?

 

不舍,或者更不舍

李妍在对惠媛说,那束花,帮我扔了吧。姜智旭送的花,仿佛他给予的爱,李妍在受不起,却不舍得自己扔掉。为什么频频回头却不敢向前一步?用尽了所有的力量说永别,还是会躲在不远处偷偷看。我们就是这么不争气的人,明知道近一步退一步都好,就是要把自己困在原地。已经用尽了所有力量推开爱情,留下一点想念是可以原谅的把?姜智旭对家政说,请帮我把花盆放到看不到的地方。李妍在送的花,仿佛她的美好,姜智旭想忘掉,却不舍得丢弃。已经成形的感情怎么可能收放自如?彼此相爱的时候怎么可能说再不相见?但是,他是知道的,没有他在的时候,李妍在才可以继续生活下去。他和她,相见,只有眼泪相对,关于承诺,关于感情,关于戒指,对于他,都更像一种责任,对于李妍在,都更像一种讽刺。他们,此刻,都不记得,所有所有,仅是爱。

 

残忍,或者更残忍

姜智旭说,我讨厌那个太爱你的自己。他不知道,李妍在也说过类似的话。她也讨厌那个不能去爱的自己。如果想到这样的场面,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吗?最初的偶遇好像并不是谁的刻意安排,不是吗?太爱一个人,频频回头,但若放弃了,总会有另一个未来。李妍在的残忍,对于姜智旭只用了一半力道,而对于她自己,才是全力。什么是残忍啊?两个人,陷入爱情的折磨中,推开他人的温暖,却也没有了再一次的机会。四个月而已,不能去爱,也不会再去爱。痛苦的姜智旭,四个月后是个问号,而李妍在,则结结实实的划上句号,没有其他答案。

 

爱,或者更爱

姜智旭的嘴和手总是会忍不住颤抖。爱一个人是如此辛苦的事情吗?你给得了未来,对方却没有了时间。他说我爱你,像把刀一样,狠狠地插入李妍在的胸口。去爱吧,就像没有明天一样?这句话是骗人的。或者,你给自己一分钟,想想看一个月后地球会爆炸。这一个月,你会没有电视剧看,没有网络可以上,没有饭店吃饭,没有煤气,没有水,没有电,因为所有人都不会再去工作来浪费时间,如果所有人都毫不顾忌的去做想做的事,我们会在地球爆炸前全部死掉,这就是真相。一个你没有时间去爱的人和你说他爱你,你只好说不过四个月而已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真的爱一个人,就不要把他带入慌乱,像往日一样就好了。李妍在是这样想的。我不是这样的人,但是无力反驳。

 

困难,或者更困难

靠近一个人有多难?她没有学识,没有容貌,没有家世。但是就是认定了,认定了这辈子只能因为这个人而存活下去,没有其他的选择。其他的人,无论是高高在上的任世景还是酒店里面的陪酒小姐,看上去都那样无趣。只是想握紧她的手,一起走下去。可以什么都不顾,什么都不要。什么都不理。可以背弃答应的婚姻,可以忤逆慈爱的父亲,可以放弃美好的前程。只因为这个人是自己选择的未来,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握紧,不管有多么的困难。多么困难......有没有比没有未来更困难的事?姜智旭一直以为困难在自己这里,原来是他高估了自己,紧握的手有时候是可以自己抽离的。说了一辈子的承诺,相信自己可以做到,却忘了看看对方的表情。李妍在是姜智旭的未来?在姜智旭拿出戒指一脸幸福的规划未来时,李妍在则痛苦的推开他的靠近,和一个没有未来的人憧憬未来,你期待圣诞节甜蜜的亲吻,她则因为冬天的到来吓得忍不住打冷颤。

 

太短,或者更短

没有了姜智旭,李妍在就安静了。没有爱过,不会痛苦,也不会幸福。蔡恩锡再完美,也不是姜智旭。他们可以一起微笑,相互依靠,拥抱旋转,但是,不会心跳加速,也不会难过心伤。哦,不对,我错了,是李妍在不会难过心伤。时间太短,她哭泣着祭祀自己的爱情,没有时间看清楚他人的表情。也好,蔡恩锡那不能说出口的暗恋,就掩埋到葬礼上用好了。时间太短,他来不及告白,她来不及感受。不够时间,要爱情来做什么?仿佛一件穿不上的漂亮衣服,挂在墙壁上,图增加自己的痛苦感罢了。

 

太长,或者更长

说我爱你需要一秒钟,亲吻则需要半分钟。说一向比做来的容易一些。他会爱你的,不管三四年还是三四个月。好吧,让他去爱吧,不能结婚,不能生育,有可能也没有性,你要像照顾父母那样照顾她,不是一次,是很长时间,每一天,在医治病人不是你本职工作的前提下。你不能有自己的生活,不能顾及自己的朋友,不能听从父母的安排,你要24小时时刻准备着,一个电话你就要过去,看爱人一天比一天痛苦,那不是一场车祸,一了百了。那是一场凌迟,一刀一刀,在本来看上去短暂的时间里面慢慢消耗完你所有的耐性、道德观、爱情。让你发现,时间原来很长很长,在这段时间里面,情话会越来越少,情人会变形,会说话难听,会疑心变重,会依赖你……一切都会结束,当有一天,你比爱人先想到这句话,那才是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

决裂,或者更决裂

姜智旭用了多少方法来靠近?李妍在推开那些,强忍着眼泪一一拒绝。绝望感让她痛下决心,因为知道一旦答应就是漫长的短暂,漫长到一句情话过不完,短暂到来不及说抱歉。太累了,她摔碎了代表希望的花盆,喝掉了被禁止的烈酒,一个人在曾经甜蜜的地方游荡。人生怎么会这么短,短到来不及把20个愿望一一完成,人生怎么会那么长,漫长到要一点点熬光自己的希望。她在姜智旭家门口偷望,那个男人的美好多一天都是奢侈的。姜智旭在更远的地方观望,他喜欢的女人就坐在他们亲吻的地方,一脸心伤。而他,只能止步于此。一个人看到自己就会哭泣,自己就不要去打搅。她不希望自己看到她辛苦的样子,他就转过身,不再出现。这一切如果都是爱人希望的,他就把这些当做遗愿一一完成。四个月而已,谁又会比谁更痛苦?就算痛苦,四个月后,也有个人会结束。他那些痛,就留在葬礼上全部奉还。水晶棺里面带笑容的李妍在,大概会原谅那时犯规的自己。不仅是她,所有人,那时,都会原谅失态痛哭无法自控的自己。

 

狠,或者更狠

任世景的爱人逃跑了,她从阳台上一跃而下,用自己换一种尊重。那年,她太年轻,没有看出宠爱的根源是一种欺骗。又或者,是她太计较了,若爱了,管他是不是动机不纯。就算真的爱了,谁又说爱情不会改变?蔡恩锡病人衰弱了,他劝告家属不如放弃,用专业打击他人希望。那时,他不懂感情。他以为答案最重要,其他都没有意义,他不知道,放弃对于他人来说是一件无法启齿的事情。真相是每个人心底的了解,谎言是人们期待的奇迹。本来活不了多久的人,拖着什么都做不了的身体,一日一日强挨着,为的是自己的不甘,同时也是爱人的不舍。他说的都是实话,但是伤人。李妍在一个人躲起来痛苦,也不敢握紧姜智旭伸出的手,爱情,来得太迟,却深入骨髓。现在,她推开他,不带一丝留恋,心却在绞痛中差点要了自己的命。姜智旭埋起了戒指,说只为她开启,她却找到任世景,说她祝福他们早生贵子。姜智旭承诺的是未来,她祝福的是最初,而此刻,没有未来,也回不到过去,他们竟然都假装不知道。凶狠一点,什么都会过去,姜智旭会找不到支撑心灵的那棵大树,也会在某天模糊了自己。不用太久,一切都会过去。好吧,这是你要的,姜智旭终于转身,这个男人一直压抑着,口气一向凶狠。所以,他乞求着,痛苦着,承诺着都打动不了你,他会转身。告诉喜欢你的人你剩下的日子和他无关,告诉爱他的人一个月内随便哪天都可以结婚,告诉关心他们的人,你要他离开,他不会出现,不管你们用怎样的痛苦折磨余生。凶狠,谁比得上自己?伤害,谁能凶狠过自己。姜智旭用车挡在李妍在身前,用命换她的四个月,你终于明白,他对自己的狠,不比任何人少,伤害不得。

  

疯狂,或者更疯狂

一个月以前,李妍在说她会完全不压抑自己的过完人生最后的六个月。她辞了职,买了漂亮的衣服,去日本旅游,剪短了头发,学习探戈,和喜欢的明星共进晚餐。原来,所有的愿望都不能和他人有关。自己的事情,如何疯狂都是可以的,反正六个月后,谁也不会记得那些改变。但是不行啊,人这辈子的愿望怎么可能只和自己有关?母亲的笑容是要在她嫁人的时候才会灿烂,朋友的快乐是要有她相陪才会实现,爱人的幸福是要当她健康才能拥有。和一个男人跳一段探戈,心跳加速,但是当音乐结束的时候,是不是可以马上调整呼吸?她疯了,忘了死亡的逼近,去靠近一个男人。不!是靠近一段爱情,姜智旭也在偷偷走近她不是吗?他和她,谁都不曾勾引谁,是他们一起靠近了爱情,以至于忘记了真实的答案。现在,一个月过去了,时间没有因为愉悦而停留,冬天快来了,商店的换季提醒着李妍在生命在飞速缩短。衣服有折扣,时间却没有讨价还价。她终于被自己逼疯了,忽然开始觉得这样活着,不如去死。

 

不如去死!在好友的婚礼上看到姜智旭,李妍在愣在那,她知道的,她舍不得死,她舍不得离开这个男人,她舍不得和爱情分离。一个人的婚纱照是一种讽刺,两个人的生离死别又算不算另一种嘲讽。李妍在转过身,努力命令自己不去看姜智旭,姜智旭呢?他也命令自己选择遗忘,他要比李妍在做的更加凶狠,如果,这一切都是李妍在要的。他还可以忍多久?四个月吗?对,最多也只能四个月,他频频转头,却不能靠近。李妍在过得并不好,他知道;自己也好不到哪去,李妍在知道吗。有车开过了,李妍在没有看到,或许,她不一定会先离开,姜智旭开车冲了过去,用自己挡在汽车和爱人之间,或许,他会先离开也不一定,汽车变了形,头部流出血,没事,她没有事。爱情,让人超乎寻常的理智,也可以让人超乎寻常的疯狂。只会伤害自己的李妍在,看到用生命去换她安全的姜智旭,有没有一点后悔和不安?或许,放弃掉爱情的他们看上去和放弃掉生命一样,让人痛心,只剩叹息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7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