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our

已婚勿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十三 - 一人一江湖  

2011-10-14 21:26:41|  分类: 他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图片来自弦凉如水博客
十三 - 一人一江湖 - 小楠姐 - sour
那年,胤祥说,若有机会,骑马、佩笛、带剑,一人一江湖。
 
说这句话的时候,十三是知道的,这辈子,他都没有机会走出那间叫做“紫禁城”的牢笼,他的命数早早系在顶端,稍稍有一点反叛的念头,都会令他头皮发麻。现实有没有梦想精彩?他不知道,他没有机会到江湖上去走一走,那席地而坐,对酒当歌的憧憬都仅是他对于美好的期望。而他的世界,是冷色调的。
 
老十大婚,他拉上莫名其妙的若曦对饮。第一次,他见识了这个女子的奇异。那些罪该万死的新鲜念头,被这个女子轻轻松松地送出口,没有半点忌讳和做作。他和若曦的气场,是相通的。后来我总在想,那一晚,为什么他没有去找绿芜,而是拉上了还不太熟的若曦。或许,只是因为那时,绿芜并未见过他的悲伤,浓重的,直接的,挥之不去的。一人一江湖?或许,那年,你真的看到洒脱二字,我却只读到淡淡凄凉。母亲早亡,父亲如虎,兄弟斗心,妻妾无情......他完美了自己的表情,努力靠近每个人的美好,而那现实中围绕着他的种种凶险,大概都被他藏于心底,从不曾与人倾诉。
 
敏敏动了心,是这个男人傲人的容貌,过人的才情,迷人的脾性。而她却不知道,这个人的靠近没有半点爱意,那笑容仅是对自己的赞叹。十三只是一个旅人,在有限的时间里面,为这世间每一个美好真心喝彩,却不敢为了任何一段美好停留。靠近了,下一步仅是分离。若是把美好困在自己身边,最终也不过是把这份喜欢变成和自己一样凄凉的孤独。紫禁城里的故事,每一步都是毁掉。八爷说愿赌服输,四爷说有借有还,坐在一起谈笑风生,大殿上下定人生死,轻了是结党营私,重了就全家满门。这样的环境,养出文武双全的十三爷,却也断了这绝世男子的所有希望。说出来或许有些残忍,十三应该早就知道,四哥眼睛看的是那把龙椅,所以,他早应该看见自己未来的命数,不是辅佐就是共罪。一人一江湖的春秋大梦,不过是醉酒后的一点失言。他所能做的,仅是看更多的美好,靠近,然后分离,相忘于江湖。
  
十年,一夜白头。八爷布的局,十三跳的坑。四爷握紧拳,却最终沉默。那英俊少年,跪拜,磕头,领旨谢恩。一句话,断了所有。骑马、佩笛、带剑......这天之后,他再不用微笑对人,这天之后,兄弟之争再与他无关,这天之后,美好种种云消雾散。一人一江湖,天地再大也与他无关。那样样精通的翩翩少年,从此消失,谁也不用心存思念。那一刻,胡思乱想,十三爷是不是早就想过这样的结局,才不曾靠近过任何喜欢。他本不是为了谁的目光而存在的,而现在,他有没有想念谁的温柔?这一刻,他被封禁在这养蜂夹道中,是不是真真正正的开始有些害怕,原来孤独,是比臆想中更加可怕的凄冷,那不为任何人而闪光的男子,其实比任何人都热爱人群。
 
若曦求了情,用了生死,表了情义。绿芜走进去,用了情意,表了生死。十三爷的悲喜,这两个女子看到,懂得,也愿拼死相护,生死相伴。最后那刻,男人为目的,女人求结果,所以你看到感动,我看到悲伤。十年里,是绿芜的爱温暖了十三爷迅速苍老的心。动了真情,有了承欢,许了承诺,一辈子到此尽,再无所求。老四说,我一定会让你出去。十三会想到什么?心死了,按上翅膀也是要迟疑的。这弹丸之地困住了十三爷的人,耗尽了十三爷的狂。十三皇子没有死,拼命十三郎却消失不见。十年,是你认出路上的陌生,却发现现实早让回忆变形。四爷说的一定,是需要一把龙椅支撑的。十三明白这个道理。出不去,一辈子困于此处;出去了,也是要将后半生全部奉还。那渐行渐远的江湖梦再和自己无关。而现在,他所能做的,仅是保护好这些看到自己失意仍生死相许的人。绿芜、承欢、若曦、胤禛,失去了骄傲,也心存情义,他和若曦竟是一样,负了自己也不负于人。
 
若曦少时和他斗嘴,成年后仅是微笑。十三那年与她共醉,多年后换一个拥抱。他们的相处,像足了你我的人生,再好的朋友,也有自己的轨迹。那些生命的恩赐,由无数人构成,却仅为自己服务。他们不是一个阵营的,却成了朋友。也许最初的靠近也仅是那“不相纠缠”的默契。饮酒作乐谈心交生死。若曦说过,不仅是十三,那些和她一起成长起来的人,她都要护着。老四是知道的,只是不信,不信若曦会不懂这夺宫的浅显道理,所以明明深爱,还是下了狠手。十三却懂得这道理的残忍和无奈,他就是不要这场面和自己纠缠的太紧,所以一直躲着,风月几何,不交真心。而若曦,却和这正反双方都一一过手,留了情,没有了退路。那一年,十四问若曦,可愿离开?那一年,十三帮忙传了话,不问原由。我后来想,若十三知道了原由,还会不会传这个话......他对老四说,不会。我却固执的想,还是会吧。若曦的一路,他不曾多言,却站在不远处一路观望。她是他的真心,无视他的出众,见过他的悲痛,交过一次生死,若有个人太了解你,却早早剪断了姻缘线,你总要为他出一次头的。失去了梦想,辜负了爱情,就剩下这个朋友,他看不得她日渐消瘦,笑容尽失,满面痛苦。
 
那一年,是潇洒的男子和活泼的女孩,无关风月,只求真心。现在,他们大了,都发现自己撑不起那么多人的未来。什么时候开始,都不再疯言疯语;什么时候开始,都失去灿烂笑容;什么时候开始,都学会察言观色;什么时候开始,都变得礼数周全。八爷说,离开,把我们都忘了吧。十三则把若曦搂紧,再郑重放开。他和她,本都不是这紫禁城的人,却注定身困于此,油枯灯灭。再不微笑的十三,送一脸苦笑的若曦,仿佛提前上演的生离死别。他不求她一心回报,她也不求他地久天长,所以,他们才可以如此安静地度过多年,时时交心,随时交命。现在,他送她离开,他们的江湖,竟都是一片死寂的空旷,几声抽泣又仿佛变了腔调的曲,让人忍不住心寒。断了关于江湖的念头,守在这,想不起过去,看不清未来,最后一个朋友,送她离开,十三爷的情,用尽。剩下的,我把它叫做忠,已是君臣之礼,并非兄弟之情。
 
若曦终是去了,把后事交于十四,把思念留给老四,而那些与自己恩怨难清的他人,她都留给了十三。她知道十三爷会帮她做完所有,不会让她的来世留有遗憾。拼命十三郎已不再,那可交生死的十三阿哥还在。送了八哥九哥一程,陪了十四一路,忠于四爷一生。十三爷的命,系在紫禁城端,念了一生的漂泊梦,最终也没有走出皇城半步。
 
若有机会,骑马、佩笛、带剑,一人一江湖。那年,胤祥说。
 
 
PS:和一群粉丝说做袁弘贴吧的吧刊,我竟然又被分配写十三,这篇东西写完,我想我大概再写不出关于“步步惊心”的文字。我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去写十三,那个看上去骄傲,自信,优雅,潇洒,完美的十三爷,竟然会被我写地如此凄惨。我总是想,大概袁弘的笑容秒杀了我的脑残,十三的不笑悲伤了我的软肋,大概。还有一件事情,我可能不会爱你,有一点干扰到这篇文,遇到,是不是真的是分开的开始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12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